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 » 新闻专题 » 正文

黑臭河问题难解?免你职我辞职!这就对了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6-28  浏览次数:10
核心提示:6月21日有媒体报道说,19日,即在山东省临沂市城区的青龙河久治不清的问题被曝光的次日,临沂市政府成立了督导组,由市长带队到
 6月21日有媒体报道说,19日,即在山东省临沂市城区的青龙河久治不清的问题被曝光的次日,临沂市政府成立了督导组,由市长带队到青龙河畔现场督导研究解决方案。从相关报道画面中,可以看到如下一幕:市长问住建局局长:“再要干不成,你怎么交代?”住建局局长回答说:“干不成免我职!”市长说:“那肯定免,在我辞职之前先把你免了。”

上述所谓“再要干不成”所由何来?实际上,早在2006年临沂市就对始建于明朝嘉靖年间、自西北向东南贯穿临沂主城区的全长8.46公里的青龙河开始进行治理。2015年,临沂市又投资2.65亿元用于青龙河综合整治工程。2018年,临沂市出台黑臭水体治理攻坚战作战方案,许诺到2020年基本消除市区县城建成区黑臭水体。去年6月,临沂市发布的当年5月全市黑臭水体治理工作情况通报称,包括青龙河在内的22段黑臭水体已治理完成。然而,这条前后治理了14年的河水,其实际情况如何?上述媒体曝光的画面显示,青龙河河水呈现明显的绿色,其上杂物漂浮,污水肆意排放,阵阵恶臭扑鼻……

这样的治河过程及其结局,相信人们并不陌生。那些拍脑袋决策、拍胸脯实施、拍肿脸报喜、拍巴掌庆功、拍屁股避责的官员,之所以能混迹于官场,甚或还能照此办理,循辙高升,就是因为无人较真和问责。当然,这里所说的“无人”之人,并非普通人,而是官员,具体而言就是那些应该被较真、被问责官员的上级官员。而这些上级官员之所以不愿较真、不想问责,就是因为如果较起真来、问起责来,这些官员也常常难脱干系、牵扯其中,甚至还要为其负起主责,于是,他们索性睁只眼闭只眼,听听汇报,看看报告,亮亮数字,出出画面,一番乃至几番表扬和自我表扬之后,你好我好,一起进阶。

由此可见,如果没有“我先辞职”的真章,就没有其后“干不成免我职”的自我加压和设限。“我先辞职”和“干不成免我职”的关联关系,反映了权力渊源体系中的问责脉络及其走向,也由此显露了问责机制的运行逻辑,从而又可反观以往问责难以进行的梗阻何在。在现有权力渊源体制下,如果关联权力在问责机制中不负连带责任,其结果要么是不问责,要么是只问下责,于事无补。

理清权力关系,厘清问责理路,据此再将“我辞职之前先把你免了”的重话撂在明处,那么,许多所谓久治无效问题就都能得到真正的解决。其实,那些办不好就该问责的事情,有哪件是让官员登梯子摘月的难事呢。因此,让问责机制起作用,把“我先辞职”放在前头,其他的事情也就好办了。

来源:光明网  作者:光明网评论员
 
 
[ 新闻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更多»
专家专栏
名企推荐
推荐新闻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